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红楼梦》与协和的写作  

2015-10-07 11:48:00|  分类: 文化,红楼梦,脂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与协和的写作 - 张闳 -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协和的写作(论写作之二)

 

然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则显明了写作的另一种状态——在不同写作者之间所存在的一种相互呼应的、协和状态的写作。

事实上,《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跟《红楼梦》是两部不同的书。

曹雪芹写了《红楼梦》,曹雪芹、脂砚斋共同写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红楼梦》是一部作品,它独立存在;《红楼梦》(《石头记》)文本与脂评的双重文本,构成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它不是《红楼梦》的点评版,而是另一部作品。

《红楼梦》小说文本跟脂砚斋评论文本,是两个相互开放的文本系统。它们不能相互替代或抹除。而且,因着它们的共同存在,而使各自呈现出“未完成性”。

脂评甚至不同于古典小说中的点评。点评,乃是对一个已然完成的作品的印象式的评价,点评文本是附着于原文之上的,并不构成对原文的渗透和改造。在这种情况下,原文作者在其文本完成之后,已然抽身离去。原作者的不在场,导致点评文本对原文的依附性关系。脂评所面对的是一个开放的和尚未完成的文本,而且,原文作者和点评作者同时在场,他们的那种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现场感,仿佛能够听到彼此间的对话、交谈、叹息和赞叹的声音,甚至还能感觉到那种心有灵犀的相对一笑。

文本如此这般地相互向对方敞开,互相嵌入和交织,如同友人间的耳鬓厮磨,并对原文产生足以改变其结构上和意义上的影响。其本事来历,其微妙影射,其幽隐内涵,乃至其应有的美学效果,不是事后点评的物理效果,而是一种化学效果。点评者并非外在于原文,而是进入到原文,通过文本特有的缝隙,潜入其中。阅读者和评判者均成为一个角色,进入作品中。它们好像要携手进入到另一种状态,以完成彼此之间所缔结的某个神秘契约。然而,它们并未真正进入到那个令人期盼的状态当中,呈现给我们的只是这样一种“进行时态”。这是一个绝无仅有的文本。

   如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或可视作一个全新的文本系统。它不是《红楼梦》,也不是《红楼梦》的点评本,而是一部奇特的小说,一部博尔赫斯式的,或布莱希特式的小说。它以一种亲密无间的“协和性”,使得两个不同的文本成为一体。在原文的虚构世界中,引入真实世界的参照系,并再度构成新的虚构文本,如同“甄宝玉”在“贾宝玉”的世界里,看见了自己的形象,并再度虚构出属于“甄宝玉”的“贾宝玉”世界。


2015.2.24.

《红楼梦》与协和的写作 - 张闳 -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评论这张
 
阅读(2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