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木心的文学及所映照的文化诸面相  

2014-08-07 14:03:00|  分类: 文化,当下文坛,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心的文学及所映照的文化诸面相 - 张闳 -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闯入者木心及所映照的文化诸面相

 

“木心”这个名字在大陆文学世界的出现,是一次“闯入”事件。这一“闯入”,引起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骚动,陆续有慌乱、赞叹和不以为然的声音对这个陌生的闯入者作出反应。相关人士围绕着木心及其作品的说长论短,倒是形成了一种别样的景观。通过“木心”这一面多棱镜,映照出当下中国文化不同面相。

众所周知,木心在中国大陆的风行,首先得益于著名艺术家陈丹青的鼓吹,又由于陈丹青的明星效应,木心的影响力迅速波及公共阅读领域。然而,大多数专业人士反应冷淡。虽然有少数现当代文学领域的研究专家作出了超乎寻常的好评,甚至有人将其视作超越了所有现当代文学作家的超级“大师”,因此也引发了一些争议。

陈丹青对木心的推崇原因复杂:有对师长的尊崇,有对逝去的时光和记忆的缅怀,也有对当下文化之粗鄙、恶俗的愤懑。但他的态度简单明确,很有意思。陈丹青对于木心的推崇是直截了当、不加掩饰的。他并不在意当下文坛通行规则,执意推崇他所钟爱的文学不乏古道热肠。木心的文学表明,文学写作可以离开一个时代的文学制度和文学惯例来实现,甚至,更极端一点儿说,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写作,往往就是对文学成规的反动。陈丹青对于文学领域的介入,也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这一点。他对专业人士的短视和麻木横加责备,毫不留情。一个趣味彻底败坏了的时代,陈丹青个人趣味的执着,令人瞩目。

另一代表性的反应是孙郁作为现代文学研究专家,孙郁更关注现代汉语文学性。他木心身上看到了汉语的雅致之美。事实上雅致的母语一直是白话文文学草创时期的一个梦想。白话文日益的粗劣化和实用倾向,严重伤害了汉语文学精美的传统。尤其20世纪下半叶以来,汉语文学传统的美学经验丰富精美性的失,越来越严重。正是木心及陈丹青在上海文化中所看到的症候过去时代文化的精美和优雅,早已沦丧。

心的博学和美学经验的丰富性,与所谓“现当代文学”在语言和精神资源上的贫乏和干枯,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孙郁在木心那里看到了汉语之美,并予以高度赞美一如他赞美鲁迅赞美的方式,也寄托本人的美学理想。语言的艺术性并非文学价值的全部尽管有可能是其核心的价值部分木心的文学成就主要在散文方面,其小说、诗歌艺术价值平平。散文无须特别地经营主题和结构,也不一定要依靠激情和意境,可以专注于言辞之美如古典辞赋。过分专注辞章容易把个人趣味变成了一种乖张的癖好。

批评家张柠关注的在文化传播效应方面。张柠看出了木心的文学与当下文化消费风潮中的“民国范”消费之间的内在关联。木心是民囯生人,青少年时代所受的也是民囯教育,却长期生活在大陆。奇妙的是,的话语方式却依然是民国式的,他的作品中弥漫着浓重的民国气息,语言始终保持着民国时代的纯净和灵动。这是一桩奇妙的事情。属于大陆居民的木心,一不留神加入了胡兰成、齐邦媛、龙应台等人所构成的“民国”文化的氛围,与流行服饰、发型等时尚因素和教育、语言、社会制度等方面的“复古风”一起,构成了一种“民国风潮”。这一风潮的意义在于,一方面,是文化界人士借助民国风格的语言和文学,营造了一个精神“乌托邦”,以安他们业已枯萎的美学经验和文化精神。另一方面文学作为一种精神性的消费品,也会受到消费市场的左右。在当今大众娱乐文化场域里,文学阅读也越来越“粉丝化”。围绕着自己的精神偶像,读者常常会在互联网上吵成一团,如同歌迷不同的歌星一样。这样一种情况下,木心也无可避免地成为一种消费品。他市场推动力来自作为文化明星的陈丹青,进而他也以营造明星方式将他的文学导师“偶像化”。

文学史家和文学史料专家的态度则模糊、暧昧。陈子善声称,将心文学价值评判留给时间,留给历史。将文学价值裁判权让渡给“时间”,宣称要借“历史”的威权来判决,以延缓表态来推卸学者的职责。他们并不特别在乎文献的文学价值,而是其史料价值。文学并不在于当下性和现场性,而在于其作为藏品的升值空间。须假以时日,方显出其价值。他们以“囤积居奇”的方式,像处理任何历史文献一样他们曾经以同样的方式处理张爱玲。这种所谓“历史主义”态度,固然避免卷入观点冲突的漩涡,但却是无原则的和不负责任的。这一点,符合学院学者的生存策略,他们总是以貌似客观的“历史主义”态度来掩盖“相对主义”的狡猾和价值空虚,从而得以在观点分歧甚至的截然对立的学院环境中左右逢源

将木心当作“民囯范”来膜拜,本身就是一个误会。但事实上,人们并不真正关心木心文学的意义究竟如何,而是因为他们总是需要一个膜拜的对象。如果说木心的时代是一个刻意扼杀优质文学的愚蠢时代的话,那么,现在则是一个把任何可能引起关注的东西都吹捧成奇迹的媚俗时代。

2014.1.

 

【原载《上海采风》2014.4.】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