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光影中的记忆与遗忘(1980年代上海的影像记忆)  

2013-06-12 13:02:00|  分类: 上海祭忆,1980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影中的记忆与遗忘(1980年代上海的影像记忆) - 张闳 -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光影中的记忆与遗忘

——为《1980上海祭忆》而作

  

上海是现代中国摄影术的故乡。上海开埠后不久,西洋照相术就开始传入中国,上海是这一技术传入的最重要的口岸之一。从那时起,差不多每一段上海的历史,都有大量的影像记录。尤其是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有关上海的影像资料十分丰富。在近年来兴起的所谓“上海怀旧”热潮中,老上海的旧照片也仿佛被搅动的鱼鳞,从沉落的水底翻腾上来,成为上海记忆的重要部分。

然而,在这些有关上海的影像中,1980年代似乎是一段被忽略的历史。这并不是说,1980年代的上海没有图像记忆,也不是说1980年代的上海不值得记住它。但有关这一阶段的照片,确实是被有意无意的淡忘掉了。1980年代,照相机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还是稀罕之物。在一般情况下,专业摄影师往往是那些就职于官方媒体的摄影记者,他们的摄影是为公家工作的一部分。而在日常生活中,摄影则是那些商业照相馆里的照相师的工作。专业摄影师在为官方媒体拍摄一张照片的时候,所考虑的并不是对于对象的记录,不是对象的真实性问题,而是如何根据官方意识形态话语来生产出一个理想的图像。商业照相馆的照相师所做的,差不多是同样的事情。一个人走进照相馆,或一位观光客在某一景点拍照留念,也需要听从照相师的安排,在布景或真实景点前,拍出一个理想的相片来。由于工具和表达方式的限制,那个年代的摄影术或多或少都显示出一种官方媒体风格和照相馆风格。作为图像的记忆,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种假想或想象。

光影中的记忆与遗忘(1980年代上海的影像记忆)

1980上海祭忆》(1980s Commemorating Shanghai)摄影展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上海记忆的面相。毫无疑问,摄影从一开始,就是对记忆的模仿。摄影术通过胶片感光保存,并通过暗房技术,将储存的图像冲印出来,视觉残留在视网膜上的图像的复现。摄影术强大的摄取、复现能力,是视觉记忆的替代性技术。另一方面,摄影术与其说的有关记忆的,不如说更像是一种遗忘。人们在遗忘的时候,才需要照片来帮助回忆。摄影术就是这样一种“记忆的悖论”。这样一种悖论,也表现在上海的影像记忆当中。“上海祭忆”,这个名称意味深长。在英文中,照片(Photograph)一词本就有记忆的含义,它可以用来形容与记忆有关的状况,可以跟其他词汇一起,构成诸如摄入脑海印入脑中摄影般的记忆类的短语,表达记忆方面的意义。然而,对于上海来说,1980年代是一段尴尬的历史。这个时期的上海,依然在岁月的沉睡中延续着昔日的旧梦。跟六七十年代相比,除了更加拥挤之外,并无太大变化。它有时确实就是一段被刻意淡忘的历史。通过这些照片来记忆,同时,这种记忆仿佛一场祭奠仪式,照片陈列于某处,昔日那些空间和、事物,如今早已变得面目全非,这些照片所记录的,确实就像是那些逝去的时间、事物、情形和场面的“遗照”,是对逝去的时空的追思和缅怀。

光影中的记忆与遗忘(1980年代上海的影像记忆)唐载清是当代上海摄影的活化石。或许因为职业的缘故,他早期的照片属于明显的“样板摄影”,或被传媒界称之为“新华体”的摄影。这种图片往往是直接模拟政治宣传画的“摆拍”。它们当然也是上海社会生活的一个侧面,而那些作为背景的高楼和街道只有上海才有,但上海城市生活的真相被淹没在浩大的政治意识形态洪流当中。对街头的市民日常生活场景的记录,是唐载清一类的官方主流摄影的表达转型的一个重要标志。尽管这些摄影作品依然没有完全摆脱官方的“新华体”摄影模式,但寻求摆脱“新华体”摄影的路径,寻找新的镜头表达,成为唐载清,乃至整个上海摄影界在1980年代的努力的方向。与此同时,民间自发的影像记录也开始兴起。一批民间身份的摄影师尝试着有意识地去拍摄一个时代的上海城市生活,尤其是市民日常生活。

“平民性”是这一阶段上海摄影的一个十分醒目也十分重要的特征。1980年代,社会生活开始发生一系列重大变化。与南方沿海地区相比,上海的变化虽然不够大,也不够剧烈,但日趋世俗化、市民化和非政治化,则是一个基本的趋势。摄影师,尤其是民间独立摄影师努力将镜头对准自己身边、街头巷尾的日常生活,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这也就是我们在这个《1980:上海祭忆》摄影展所看到的——“平民性”。如王耀东的“广场系列”中的普通市民和路人。龚建华镜头里纷乱的弄堂生活:排队购物、洗衣服、倒马桶……徐喜先干脆将镜头对准市郊村镇。大都市的边缘地带,非典型的城市空间和生活,这些内容尤其容易被忽略和遗忘。

 

“瞬间性”是这一阶段上海摄影的另一基本特征。既然摄影术是一种记忆的艺术,而记忆有时关乎时间、由时间所限制的,那么如何处理时间经验,就显得很重要。“抓拍”技术乃是从根本上保留了时间的“瞬间性”。在“抓拍”的瞬间,时间是因对象自身的存在状况所主导,从而被记录下来,而不是像“摆拍”那样,光影中的记忆与遗忘(1980年代上海的影像记忆)摄影师根据自己头脑中的观念或外在的政治意识来安排的意识形态化了的时间。最典型的是杨元昌的名作《师徒》。《师徒》普通人抓住真实的瞬间,比如《保卫大上海》一类“摆拍”出来的“样板摄影”来得更具视觉冲击力和精神震撼力。大量瞬间“抓拍”,实际上也是在尽可能多地保留日常生活的“平民性”。这一点,也是1980年代摄影语言转型的重要标志。

“实验性”则是这一阶段上海摄影的第三个基本特征。首先是杨元昌的摄影。唐载清等人1980年代的摄影在拍摄题材、对象和拍摄手法等方面已有所突破,但尚未真正从根本上完成摄影话语的转型,杨元昌是一个有着明显的摄影话语转型自觉的摄影师。杨元昌的“肖像系列”开始刻意偏离摄影术的“仿真性”,尝试着让摄影成为摄影师美学意图和生命意志的自觉表达。杨元昌所处理的不是具体的和实体的人、物、景,而是关于色彩、光线和时间等投射在人、物、景之上的诸如对比、界限、距离、反差和逆转之类的光影关系。这种纯粹的光影艺术的追求,使得摄影术摆脱了单纯的记录、拍照的技术而成为一种观念和美学表达。杨元昌等人的摄影与先锋文学、实验美术、前卫音乐、新潮电影等一起,共同构成了1980年代的先锋文化运动的主潮。


    先锋性的话语革命一旦被发动,其影响是无可消除的。同时代其他摄影师虽然未必像杨元昌那样自觉和极光影中的记忆与遗忘(1980年代上海的影像记忆)端,但也都无可避免地打上了先锋文化的印记。陆杰镜头下的街景,明显就不再是一种实录,而是对大都市生活中混乱瞬间的抓捕,对城市中变与不变的部分的对比,对街景中“实”与“虚”、“满”与“空”等空间范畴的反差的迷恋,尤其是对人与城之间的隔离、对峙的紧张关系的描述。王耀东的“广场系列”也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空间系列,它有着不可忽视的独立立场和鲜明的个性。王耀东显然在努力寻找与官方主流图像话语的差异性,他的镜头里的广场,不再是一个官方政治仪式的空间,而是城市市民生活空间的一部分。王耀东刻意凸显了空间的“无用性”,空旷,寥落,人群的散乱分布,被一种偶然性所支配,被某种凝滞、松弛、漫不经心,甚至无聊所充满。空间与人群之间有一种不协调的关系,让人感到平常而又有一些不适。曾经的政治性的严肃、神圣,被冲淡和消解,甚至或多或少蕴含了某种反讽性效果。

相比之下,顾铮则走得更远。顾铮摄影的前卫性和实验性是显而易见的,他在摄影师群体中,是主体意识最为明显、话语风格也最为鲜明的一位。顾铮的影像话语或可称作“窥视话语”。或许,可以在阿兰·罗布-格里耶的小说《窥视者》或安东尼奥尼的电影《放大》中,可以看到这一话语的原始形态。在顾铮那里,摄影师不是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神气活现招摇过市的征服者,相反,他刻意扭曲和压制了摄影师的身份和地位。

    顾铮摄影中摄影师的主体位置很特别。摄影师仿佛一个城市的旁观者,一个身份不明的过客,以好奇而又怯光影中的记忆与遗忘(1980年代上海的影像记忆)生的眼神,偷偷打量那些林立的建筑物和街景。在某种程度上说,顾铮把摄影师还原为一个服从于照相机镜头的人,摄影师好像一个不懂摄影的普通人,只不过被照相机偶然召唤而来,胡乱地拎着照相机,任由镜头自己拍摄。同时,他也不是这座城市的主人和常客,这些太熟悉这座城市的人,容易迷恋自己记忆中的某些东西,美好的或可恶的。而陌异化了的“窥视者”的眼光,则以一种零度的视角和中性的情感,一种介乎于记忆与遗忘之间的状态,与这座城市的建筑、街道、空间和景物偶然相遇。这种偶然性,使得这些有一种不稳定感,它不再是那个曾经熟悉的故乡,相反,他让熟悉的事物变得陌异,有了距离,乃至某种隔绝状态,从而产生一种不真实的荒诞感。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种状态,使得顾铮的镜头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自由地拍摄、自由地观看、自由地表达,无疑是《1980:上海祭忆》摄影展,乃至一切观看的艺术的基本目标。1980年代的上海摄影,在时间、空间、语言等诸多方面,都作出了艰难而且卓有成效的努力。因为摄影师们的这些努力,人们看到了一座城市无法切断的时空记忆的图像形态,以及在这些图像中所依稀闪现的艺术家执着的眼神和自由的灵魂。

 ————————————————————————

(《1980:上海祭忆》摄影展,策展人:施瀚涛。学术主持:林路。2012年10月16日 由谷仓当代影像馆、刘海粟美术馆、瑞象馆共同主办)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