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季羡林、任继愈:学术和文化的看门人  

2009-09-10 23:37:38|  分类: 文化街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季羡林、任继愈:学术和文化的看门人 - 张闳 - 张闳博客

学术和文化的看门人

 

7月11日,季羡林、任继愈两位文化老人同时去世,给乱象丛生的中国学术界雪上加霜,也让关心中国文化的人士,陷入更深的忧虑之中。围绕着季羡林先生是否“国学大师”所引发的争论,实际上是这一文化焦虑的征兆之一。人们急切地呼唤“大师”的出现,到处批发“大师”的桂冠。但在一个文化精神溃散的时代,不可能出现真正的“大师”,即使出现了,也不能成为文化的“救主”。关于季羡林先生是否“大师”的争论,并不能给逝者带来任何毁誉,倒是让中国文化界的庸俗无聊的嘴脸暴露无遗。

从学术上看,季羡林、任继愈这一代学者是很不幸的一代人,历史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时间和机会,潜心钻研学术。与他们的前被,晚清和民国初年的一代学者,如章炳麟、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胡适等人相比,季羡林一代学者缺乏良好的学术环境。在他们年轻的时候,世界陷于战乱之中,他们不得不一边求生存,一边完成学业。而在他们年富力强的时候,社会发生了重大的转型,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和思想改造,把他们的学术根基连根拔起。缺乏学术自由环境,没有自由创造的条件,没有百家争鸣的范围,大多数学者,趋炎附势随波逐流,或者为了迎合时势,扭曲学术的求真意志,把学术变成权力的附庸。还有一些为了自身利益而变成政治棍棒,打压异己,出卖师友。剩下少数知识分子,只能依靠个人品质和意志,坚守着基本的学术原则和作为知识分子的人格底线。季羡林先生、任继愈先生即属于这种珍贵的少数。

季羡林先生学术成就主要并不在国学,但任何学术在精神上都是相同的。如果没有学术的求真意志,无论国学、西学,都可能成为文化垃圾。季羡林先生他这一代学者,实际上承担着学术和文化的传承者和看门人的角色。他们承继了上一代学者的学术精神,在艰难时世坚持了学术的求真意志,守护着学术的基本价值。

奇妙的是,文革期间季羡林先生受到冲击,被剥夺了从事学术研究的权利,他被指令担任北大学生宿舍的看门人。也就是在此期间,他开始翻译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在看门人的小屋里悄悄完成了一个庞大的文化工程的奠基礼。这是一个绝妙的隐喻。学术的精神就是任何条件下,一个真正的学者,不为时势所左右,不为名利所引诱,他的全部价值,在于其所从事的学术本身的真理性。

如今,两位老人驾鹤西归,文化的荒原上一派枯萎萧瑟,只剩下一群追腥逐臭的文化鬣狗,围着老人身后的精神的和物质的遗产,疯狂地吠叫和撕咬。没有了看门人的文化家园,将被一群学术偷儿和文化败家子们洗劫一空。

2009.8.

 

(原载《社会科学报》)

季羡林、任继愈:学术和文化的看门人 - 张闳 - 张闳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4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