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麻风:古典主义疾病  

2007-03-07 22:30:03|  分类: 第六病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风:古典主义疾病 - 张闳 - 张闳博客 

麻风:古典主义疾病

在密闭幽暗的身体王国里,疾病是一位神秘的、居心叵测的不速之客和冷酷杀手,他有异乡人一般的神秘和陌生怪异的语言。然而,“疾病”这个事物却从来不直接显形,它总是潜伏在人的身体的内部,通过“症状”昭示于人。它更像是病魔在我们的身体的“纸张”上,书写的由否定句所构成的恶毒的诗篇。

麻风病,一个古老的疾病。它是一切流行病的经典文本。

麻风病建立了疾病诗学的基本语法:隐喻。至少在现代临床医学诞生之前,人们对疾病的认知,与其说是通过事实,不如说是通过症状的隐喻法则来实现的。

麻风病被视为“不洁”的疾病。麻风病首先在皮肤上显示症状,病人的皮损和皮肤变形,给人们造成体表“不洁”的印象。但它不同于一般的皮肤病,皮肤表面的不洁并不能依靠外部的治疗获得痊愈。“不洁的皮肤”意象的强大隐喻功能不仅指向身体表面,而且指向身体的内部,暗示着内心和灵魂的“不洁”。麻风病从身体的意义上,为宗教“洗礼”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提供了有力的论证。《旧约》时代的约伯的皮肤病变,已经预示了身体皮肤与内在灵魂之间的表里关系(《旧约圣经·约伯记》。

麻风病也是耶稣基督的敌人。有麻风病人来见耶稣,耶稣说:你的信心将治好你的病。耶稣似乎透过病人可怕的体表,洞悉了隐藏其内心的魔鬼形象,表面的不洁必须通过清洁内心方可治愈。在宗教语境下,麻风病成功地使用了隐喻,体表皮肤的症状指向灵魂深处的深层语义。

麻风病的这种晦涩的隐喻性,造成人们对它的严重误读。长期以来,人们认为麻风病会严重侵害人的头脑,造成精神系统的损害,使人变得疯狂,而且这种疯狂具有传染性,会使这个世界丧失理性。人们对麻风病长达数千年的误读,中世纪麻风病的流行,加剧了这一误读,并夸大了其传染性。而实际上麻风病不过是普通的透过呼吸道传染的疾病。因末稍神经受损而导致皮肤损害和肢体变形。麻风病以其表面的粗砺和内在的疯狂,诉说着病魔的狰狞本质。尽管麻风病很少致死,其传染性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但没有一种疾病能像麻风病那样,所带来的恐惧影响那么深远。事实上,丧失理性的并非麻风病人,而是人群对麻风病的恐惧。

在误读和恐惧的基础上,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公共卫生隔离制度。最初的隔离是富于诗意的。麻风病人像乞丐一样在乡间游荡,唯一不同的是,他们随身携带一只小铃铛,人们听到远远传来的铃铛声,便将布施放置道旁,并迅速退避。这一场景仿佛乡间的行吟诗人,用铃铛吟唱出恐怖的传奇。悦耳的铃声并不意味着召唤,而是提醒着恐惧的降临。声音第一次具有“隔离”的功能。

隔离的第二阶段是“愚人船”的出现。将危险从陆地驱赶到水上,仿佛借此来保持陆地的纯洁性,象征性地保护着人类脆弱的理性。“愚人船”装载着患有麻风、天花、霍乱等瘟疫的病人以及精神病患者,漫无目的地永久飘荡在中世纪欧洲的水域。那是欧洲人驱之不去的可怕梦魇。

广泛的流行消失之后,只有隔离制度依然存留。但不再有铃铛,也没有航船。麻风病院像群岛一样点缀着中世纪至19世纪的欧洲大陆。人们试图在疾病与健康之间建立起一堵高墙,保护脆弱的清洁和理性。这一制度在信仰崩溃的时代里,其残余和变种就是精神病院,监狱,集中营,种族隔离,以及最为荒诞的却是真实的意识形态隔离——柏林墙。

2003年

(题图为伦勃朗的《耶稣救治麻风病人》)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