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超人”飞越疯人院  

2007-03-25 13:31:58|  分类: 阅读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超人”飞越疯人院 - 张闳 - 张闳博客

“超人”飞越疯人院

 (关于尼采的《我妹妹与我》)

我第一次知道“尼采”这个名字是在二十多年以前。当时,我尚在偏远的乡村从事“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勾当,想读尼采自然是走投无路。我在省城里的朋友们帮忙查遍了各级图书馆,依旧找不到尼采的蛛丝马迹。这种神秘性益发令人心向往之。时隔不久,国内报刊开始有人撰文批判当时知识界流行的“尼采热”。那些大批判文章告诉我,尼采是一位反动哲学家,其世界观大错特错。对这些谆谆教导姑且将信将疑,最令人不解的是,他们的文风无一例外地陈腐不堪。但由于有若干尼采的言论散布于其中,我不得不强忍着学者们扑鼻的酸腐味,小心翼翼地从中挑剔出其所转引的尼采的碎片,并迅速转移到特备的笔记本上,仿佛考古学家从腐败的坟墓里收集稀世之宝一样。那些光芒闪烁的言辞碎片,照亮了围绕在我四周平淡庸碌的生活。

几年之后,尼采的书终于可以整本整本地见到,买回来一看,发现这些整本的书竟然也像我的笔记本上摘录的一样,全是些个鸡零狗碎的片言只语,跟黑格尔式的大砖头哲学全然不同。1980年代的中国正是人本主义盛行的时代,而尼采却宣称,人是“不完满的物种”,有待超越,人应该成为“超人”。这些言辞让我既兴奋又茫然。而在他那怒气冲冲的胡须上,我看到了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于是乎,崇拜好长一段时间。

一个世纪以来,人们试图穿透那个疯狂的头脑,窥见其幽深处的奇思妙想。新近出版的这本《我妹妹与我》,为我们打开了这幽暗的精神王国的大门。他的清醒、理智和锐利的思想锋芒,令所有正常的思想感到惭愧。据称,这本书是他从疯人院托人绕开其家人偷偷送出来的。这本书成功地逃脱了妹妹伊丽莎白的拦截,避免了被伊丽莎白篡改、阉割的命运。通过书中所披露的他与妹妹之间的暧昧关系,我们看到这位疯人院里的幽灵凄惨的命运。这位不合时宜的“超人”、脆弱无力的“超人”,本应超凡脱俗,天马行空,但他却无力摆脱尘世最最日常的生活羁绊。包围着这位“超人”的疯人院,并非由石头的高墙,而是其妹妹伊丽莎白无所不在的、比石头更为强硬坚固的监管。

“超人”飞越疯人院 - 张闳 - 张闳博客尼采遗容(石膏翻模)

这位自诩的“超人”曾大言炎炎地宣称:在德语文学中有两位伟大的散文家,一位是海涅,另一位就是我。尼采著作中的讽刺性锋芒毕露,与海涅散文同出一辙。而与海涅的滔滔雄辩不同,尼采的文体坚硬强悍,诡谲多变。每一句段,都是超强度的思想晶体,凝结了一个时代最锐利和最深邃的思想。其后,只有卡夫卡在某些方面达到了与他相等的精神强度。但在《我妹妹与我》中,却时常有纤细而又忧郁的段落闪现,这与卡夫卡的风格几乎完全一致(如关于尤利西斯与海妖的故事)。它让我们看见了这位崇尚“强力意志”的哲人的另一面:极度的敏感和脆弱。

尼采和卡夫卡,仿佛一个人被一分为二:极度的扩张和极度的内敛。他们同是被迷人的、非人世的海妖所诱惑的尤利西斯。在人的国度里,他们无家可归。卡夫卡以钻入地下的土拨鼠的方式存在,那么,尼采的梦想就是高空翱翔的苏鲁支之鹰。但这个长着过分巨大翅膀的神鹰,却被困厄于人间。波德莱尔曾道出了同样的情形:“一旦堕落在尘世,笑骂尽由人/垂天巨翅反而阻碍步行”。

《我妹妹与我——尼采佚失的最后自白》,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6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