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褒姒之笑与一个男权帝国的覆灭  

2007-04-10 00:01:53|  分类: 符号帝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褒姒之笑与一个男权帝国的覆灭 - 张闳 - 张闳博客

褒姒之笑与一个男权帝国的覆灭

   如果说,孟姜女以悲苦的眼泪摧毁男性强权的城墙是一悲剧性的壮举的话,而在她之前的几百年,另一位女性早已以另一种方式完成了同样的伟业。褒姒,一个千百年来被男性所诬蔑和贬损的女人,她一举摧毁了一个帝国,而且更为轻而易举。与孟姜女不同的是,褒姒的方式是喜剧性的。周幽王的庞大而又貌似坚不可摧的帝国,在褒姒的轻轻一笑中灰飞烟灭。这实在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愚顽的幽王,他的无所不能的权力在这位神秘的美人那里遭到了致命的挫折。他有什么资本和能力,可以博得美人一笑?千金也换不来。陈腐、平庸的宫廷音乐更是一文不值。裂帛之声似乎是个例外。仿佛唯有破坏和毁灭,才能带给她快乐。
   帛,本可以用来包裹和装扮女性身体,使之具有更令人愉悦的外表。而在褒姒的眼里,它却成了一块了无用处的布片,只有被撕毁,才多多少少获得了一点点可怜的价值。同样,也只有她才能够欣赏裂帛之声的美妙。帛的价值在被撕裂、毁弃的过程中,才得以实现。这一点,显然是试图把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性所始料未及的。破坏性的欲念给褒姒的神秘微笑增添了一丝残酷性。
   然而,褒姒之笑的代价尚不止于此。在她的微笑来临之际,男人的权力帝国将大难临头。她需要更多、更大的游戏,来满足愉悦的需求。事关帝国命运的烽火,在褒姒眼里,不过与娱乐晚会上的一柱烟火相仿佛。在这个女人的快乐游戏中,幽王苦心经营的国家威权,化作一场可笑的儿戏。通过这场恶作剧的玩笑,她将庞大的权力帝国改造成为一个快乐大本营,君王及其臣民和军队,无论其如何的高贵和不可一世,都变成了她欣赏的对象,一出喜剧的丑角或群众演员。她看到了他们的张皇和忙碌,他们的气急败坏和恼羞成怒,他们全部的无意义的烦忙。褒姒游戏精神,轻而易举地瓦解了帝国权力的神圣性和威严感。帝国权力像烽火上一缕黑烟,轻邈而又可笑。褒姒之笑,既有最充分的身心愉悦,同时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嘲讽。由此,我们看到了喜剧的伟大力量。它甚至创造了孟姜女式的悲情所不能达到的业绩。
   有趣的是,褒姒的同时代人,另一个国度的美人——海伦,曾经也以差不多同样的方式,让特洛伊城变成废墟。然而,这两姐妹的命运却大不相同。褒姒之笑的喜剧性意义长期被严重扭曲。首先遭到来自幽王的严重误读。这位荒淫的男人,昏庸的君王,只能将女性的笑理解为“淫荡”。他为这一无耻的解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献上他的所有——包括自己的性命和国家。
   面对暴君的覆灭,广大被压迫的人民为之欢欣鼓舞。人民应该像对待女神一样供奉这位“一笑倾国”的美人。然而,奇怪的是,人民却向她报以唾沫。暴君的人民像他们的主人一样的缺乏喜剧精神,他们以幽王同样的方式误读了褒姒的笑。至于那些前来推翻幽王的蛮族叛军的行动,也并非铲除暴君伸张正义之举,而无非是劫掠一些钱财和美色的流氓行径。
   穿过数千年浓密的历史迷雾,我们仿佛看到这位奇迹般的“酷”女的神秘的微笑。这微笑的威力所带来的后果,使男性貌似强大的权力帝国显得不堪一击,同时也暴露出他们的脆弱和卑微,是对其外强中干的威严的极大嘲讽。他们的恼羞成怒也就不难理解。千百年来,在男性所书写的历史中,一直要将这个女人牢牢地钉在耻辱柱上。他们以一种蛮横无理的强盗逻辑,把他们自身蒙受的耻辱转嫁到这位不苟言笑的美人身上。

 

2004年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