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卡拉OK:空心的音乐  

2007-05-07 00:01:48|  分类: 时尚密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卡拉OK:空心的音乐 - 张闳 - 张闳博客
卡拉OK:空心的音乐

   到处都是卡拉OK。

   在夜总会,在俱乐部,在大饭店,在酒楼,乃至在家庭的客厅里,到处都是卡拉OK。即使是在深更半夜,我们也依然可以听到附近娱乐场所里传来的可怖的歌声。没日没夜的,好像一直要唱到世界的末日。如果可以滤去其它的声音而只留下卡拉OK的声音的话,那这个世界差不多就成了一个满是青蛙的池塘。

   卡拉OK首先是一种消费品。艺术仅仅是它的外包装。商品包装纸可以是一张古典名画的复制品,但这不能改变其作为商品的本质。

   卡拉OK又是一种特殊的消费品。它是通过对音乐作品的彻底改造,才使音乐艺术有可能被充分地消费。

 

【画面】

  卡拉OK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音乐与画面的结合。这与其说是“结合”,不如说是“分离”。画面与音乐的相互分离才是卡拉OK对音乐艺术的最重要的改造。然而,是画面而不是音乐始终占居主导地位。音乐只是画面的附庸。分离的画面分散了人们对音乐的注意力,使音乐成为一种“异己性”的事物,或失散于画面之外,或形成对画面干扰。

   另一方面,那些荒唐的画面体现了我们这个时代精神生活的一个重要“症候”:粗俗的欲望和自我压抑的精神生活之间的矛盾。我们甚至分不清吸引人们的究竟是音乐,还是那些半遮半掩的对艳情的暗示。艳俗的画面引导着音乐,同时,在KTV包房那种暧昧不明的环境的配合下,刺激着大众对另一种生活——趣味低劣的和秽亵的生活——的想象。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生活的绝妙隐喻。

 

【伴音】

  卡拉OK有意强化了音乐的节奏,其伴奏的电声乐器的节拍器的音响强度被加大。强烈的节拍感帮助演唱者的演唱与音乐吻合,并且,为了使演唱者可以比较方便地把握而尽量避免音乐节奏的变化。它在旋律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单调、刻板和千篇一律。几乎所有的曲目都变成了一种同一节拍的音乐,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节奏——“咚嗒、咚嗒”。音乐的其它艺术成分(如音强、变调、华彩乐段等),则完全被“咚嗒、咚嗒”的声音所淹没。

   卡拉OK从音乐中窃取了一些艺术的皮毛,就像是童话故事中的巫婆的女儿,从被施了魔法的公主那里窃取了几件衣裙,但她却盗不走公主的声音。她的极力模仿的假嗓子仍旧是巫女所特有的沙哑、刺耳。这种“新艺术”对于我们的听觉并没有新要求,相反,它总是尽量迁就听觉,不断地修正音乐,尽量制造含混的、似是而非的听觉效果,以适应和满足人们慵懒、迟钝的听觉,培养人们的听觉器官的惰性。

   卡拉OK抹杀了音乐的个性特征,不同音乐的旋律、调性、曲式、风格等特征,在卡拉OK中都荡然无存。然而,这些特征恰恰是音乐的灵魂。所以,可以说,卡拉OK是一种没有灵魂的音乐。

 

卡拉OK:空心的音乐 - 张闳 - 张闳博客

儿童画《卡拉OK比赛》

 

【演唱】

  卡拉OK所消灭的不仅是音乐的灵魂,同时也在消灭演唱者的灵魂。

   乍一看,卡拉OK似乎是一种最大众化的和最民主的艺术形式。从理论上说,卡拉OK打破了音乐的艺术性的封闭状态,改变了音乐艺术中传统的舞台演唱的“中心主义”结构,它使公众由被动的艺术接受者变为艺术的“主体”,使高贵的音乐走出了艺术的殿堂,进入了KTV包房及其它生活场所,成为任何一位公众的消费品。但这只是一种假象。

   卡拉OK就像是一个手段高明的谄媚者。它巧妙地掩盖自己的形象,在混乱的伴音的掩护下,演唱者通过模仿,通过对不在场的原唱者(明星或艺术家)的假想,将自己打扮成像原唱者一样,这使演唱者产生了自己正是演唱“主体”的幻觉。卡拉OK不露痕迹地迎奉了大众的美学趣味和虚荣心。这使得演唱者陶醉,成瘾。他们会一首接一首地唱下去。

   但是,演唱者始终只是一个(往往是拙劣的)学舌者。在强烈的伴音的声响中,演唱者张大自己的嘴巴,发出的却是别人的声音。这种声音甚至也不是真正的原唱者的声音,它只是一个无名的“影子主体”所发出的空洞的、模糊不清的声音。而画面上的那些毫不相干的角色,既不是原唱者,也不是演唱者,只是一个局外人,一个身份不明的空洞的“主体”。

   卡拉OK的这种“影子音乐”始终只按照既定节奏和速度演奏,演唱者也就只能紧紧追随。如果对曲目不怎么熟悉的话,演唱者则就像是音乐亟待抛弃的对象,是一截赘生在画面和伴音之上的毫无用处的“阑尾”。最熟练的演唱者所能做的无非是一个恰如其分的模仿者,一匹熟能生巧的“鹦鹉”,所能做的只是努力钻进定做好的“紧身衣”中,以免被抛弃。

   这是卡拉OK的吊诡之处。对于演唱者来说,它是这样一个矛盾物:一方面是迎奉,另一方面是强制。没完没了的演唱更像是一种“强迫症”。这一点使卡拉OK更加深刻地揭示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大众文化的精神本质:对大众趣味的迎奉和在迎奉中暗藏着某种精神上的强制性。

1996年

 (题图为尹俊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