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声音的变乱:大众流行文化时代的喧哗  

2007-05-21 00:00:11|  分类: 时尚密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音的变乱:大众流行文化时代的喧哗 - 张闳 - 张闳博客

流行音乐:声音的变乱

 

   声音神学中心主义的神圣性一旦被打破,声音的变乱就开始了。种种“不良”腔调和混乱的声音威胁着主流声音。地方腔、洋腔、港台腔和市井流氓腔,正从四面八方袭来,考验着国家声音的纯粹性和中心地位。

   电声乐器首先加入了这场声音的叛乱。电子琴,这个如今听起来怪腔怪调的乐器,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却制造了声音的奇迹。电子琴的声音最初出现在电影《小花》中。影片的一开头,一位身着红花袄子的妙龄女子在一队土黄色的士兵丛中翘首以待,左顾右盼,寻找她的亲哥哥。这一暧昧的场景,配合着电子琴呻吟般的颤音和悠长的回声,产生了一种令人心旌动摇、躁动不安的效果。演奏者并不需要太专业的训练,就能粗略地达到一支小乐队的演奏效果。自主的颤音和均衡的节奏,脱离了演奏者的控制,仿佛它就是声音的主体,并将人声和常规乐器的声响变成了附庸。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不雅驯的颤抖,使得革命的禁欲主义盛行的六十年代,将电子琴判决为“资产阶级”的乐器,其声音也被视作腐朽、颓废的“淫乱”之声。 

声音的变乱:大众流行文化时代的喧哗 - 张闳 - 张闳博客

   而在这场声音叛乱中,崔健的《一无所有》称得上是一声最响亮和最狂暴的呐喊。这个嘶哑、粗砺和破碎的声音,将流氓腔和反叛精神混合在一起,造成了威力强大的声音冲击波,向着神圣声音的圣殿发出挑战的嚎叫。随身携带的吉他,发出吭啷吭啷的快节奏的声音,剧烈的摇滚节奏如同工业机械发出的噪音,严重扰乱了主流文化的风格明丽的抒情性。象征革命的军装和红布,与急促的吉他和嘶哑的嚎叫形成了强烈的精神反差,造成了一种戏谑和反讽的效果。从这个颓废的、歇斯底里式的和玩世不恭的声音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可以听出一种内在的紧张感和撕裂感。这是80年代的愤怒的青年的声嘶力竭的声音和他们情感饥渴和焦虑的证明。与此相呼应的则是80年代中期先锋文学中的“撒野”式的或“撒娇”式的话语狂欢。

   与崔健的“嬉皮士”式青年反叛文化的“现代先锋主义”特征不同,来自乡野和市井的声音则把一种“市井犬儒主义”精神带到了国家的声音神殿。普通话不再是唯一的语音标准,地方腔正在悄悄的入侵。在官方电影中,方言尚且是一种特权,是少数政治领袖才有权使用的语言。而在大众娱乐媒体中,方言土语却渗透到各种场合,甚至获得了比标准的国语朗诵更多的荣耀。土得掉渣的东北方言是种种市井声音中的宠儿。直到90年代,赵本山的腔调不仅在国家电视台的节目当中先声夺人,而且成为一种大众时尚。《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这种怪腔怪调的歌曲,也能够风靡一时。

   另一方面,港台文化借助经济强势和商业化传播的优势,铺天盖地地涌向大陆地区。官方电台的主持人开始刻意不咬准读音,以便让自己的声音中带一点港台腔,并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官方的容忍。

   如果说主流意识形态的“软化”的声音表征,是声音对个人欲望的认可和有限度的“情欲化”,与之相反相成的则是声音在情感方面的“零度状态”。从海外引进的Discovery节目,以一种鲜有感情色彩的“白色声音”,令大陆公众感到耳目一新。由于涉及科技和纪实性内容,充满革命豪情的主流声音反而变得不合时宜。而新加坡人的不那么标准的国语配音,与主流媒体社论体声音之间维持了一段必要的距离,足以过滤意识形态色彩。一种中性的,有点刻板的,自然科学化的和“零度情感”的声音,改变了主流播音的那种夸张的和戏剧化的朗诵声调,反而显得恰如其分。因而,这种“白色声音”反而赢得了观众更为广泛的认同。

   王菲的歌声将这一针对主流声音的叛乱推向了巅峰。在这位世纪末的海妖的奇妙的歌声中,我们听到了来自遥远的1930年代旧上海香艳情歌的回响。但颤抖的泛音和有意扭曲的假声,则一洗旧上海的脂粉气,同时又摆脱了杨钰莹式的将这类情歌“小农化”的厄运。王菲给这些怀旧之歌加入了特殊的世纪末情调:精致的颓废和虚无感。

声音的变乱:大众流行文化时代的喧哗 - 张闳 - 张闳博客

王菲的低温让人不适

 

   王菲的“酷”的歌唱美学,与娱乐文化中的媚俗的温情和滥情的美学主流,形成了强烈的反差。“酷”的“低温效应”与国家主流音乐的“热切”情感形成反差,也保持了与受众之间的距离,同时又带来“冷”的刺激性,等于是有限度的“施虐”,受众从中获得不同一般的快感。

   “酷”,乃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众文化精神的内在分裂的重要症状。它将情感的自相矛盾的两极,强制性地扭结在一起:冷漠-热情;禁欲-性感。将压抑的热情以扭曲的方式展现出来,带有一定程度上的禁欲色彩,进而形成了一种“冷艳”的美学效果。王菲给世纪末的“玩世主义”增添了虚无的深度,将“玩世主义”由王朔、周星弛式的戏谑和卑微,变成了有颓废情调的冷漠。她甚至在佛教密宗的神秘主义哲学中,为现代世俗社会的颓废感找到了母本和依据,将世纪末的颓废和虚无,上升到类似于信仰的高度,为世纪末空虚的灵魂舞台添上了一抹神秘主义的色彩。

声音的变乱:大众流行文化时代的喧哗 - 张闳 - 张闳博客

歌手刀郎一夜间成了温暖的大众情人

 

   与王菲的冷酷相反,新近流行的刀郎则创造出一种温润的声音美学。这位伪装的底层歌手,将一种广谱的、均质化的声音注入了大众流行音乐当中,其音色也相应地有强大的兼容性要求。刀郎及其制造商的成功之处在于,他们把歌唱的声音修整为音色相对均匀的一连串声响,如同经过数码技术处理过均质化的手机铃声,过滤了音乐必须的音色个性特征,从而可供不同使用者随机下载和播放。刀郎歌声的均质性与听者感受的均质性正好对接。这种均质化的声音为听者提供适度、持久和均匀的刺激,并产生轻度麻木感。听者在适度的舒适感中被改造为更容易与之对接的声音受体,如同一个多功能的声音播放器。刀郎的歌声可以看作数码复制的典型的精神症状。


 

 (题图为刘庆元版画《要命的音乐》)


【相关链接】声音神话的黄昏

现代国家声音形象的生成和蜕变

便携式收录机:声音的自主装置

卡拉OK:空心的音乐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