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译制片配音:西方声音的幻影  

2007-05-30 00:00:33|  分类: 符号帝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译制片配音:西方声音的幻影 - 张闳 - 张闳博客

译制片配音:声音中的西方想象

 

   “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容貌的话,我也要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可是上帝没有这样。但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
   上世纪70年代末的一天,我们全宿舍的人围着仅有的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听到了这样的语句。配音演员李梓将一位名叫简·爱的19世纪西方女子的声音,传到20世纪70年代末东方的大学生破败拥挤的宿舍里。在场的所有听众都为之痴迷,为那要求平等的灵魂,为那极富魅力的声音。
   李梓配音的简·爱的声音,把一个成熟,忧郁,性格坚定的女子形象带到我们面前,至今依然清晰可辨。同样令人记忆犹新的还有邱岳峰配音的男主角罗彻斯特的回答,声音低沉,略带沙哑,有一种特殊的磁性。此后的十年中,有许多中国的年轻人几乎每天都会打开收音机,收听“电影录音剪辑”节目。《王子复仇记》、《悲惨世界》、《尼罗河上的惨案》、《叶塞妮娅》、《佐罗》……这些经典的电影片断,成为那个时代的年轻人日常的精神食粮。经过配音的西方电影,间接地提供了人们对西方语言文化的想象,构建起一代人想象中的西方的声音世界。长期以来被妖魔化了的西方形象,顷刻间被彻底颠覆。而那些始终充斥于人们听觉当中的生硬、刻板和一体化的国家主义巨大的声音“城堡”,也开始发生裂变。大段大段地背诵电影台词,是那个时代的文娱生活中的一个必不可少的节目。如果背诵者能够将诸如邱岳峰、刘广宁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立即会得到周围人的一致崇敬。

译制片配音:西方声音的幻影 - 张闳 - 张闳博客

“一个 傻瓜 已经 找过我了。”(《简·爱》)

 

   这是80年代独特的电影配音文化。这些声音能够完全独立于电影本身而存在,形成一个纯粹的声音符号。它与不同类型和个性的角色相对应,成为那些人物形象的特殊代码。人们借助于这些声音代码,几乎就能够理解和想象角色的性格和剧情所表达的意义。
   职业的配音演员往往有着音色特殊的高品质的嗓音,又经历过良好的发声方法的专门训练,他们能够随心所欲地模拟角色的声音,并很好地塑造角色的声音性格。通过大量的国外电影录音剪辑,人们逐渐习惯了各种不同角色的声音定位。这些不同类型的声音进一步程式化,而这正恰合了中国特有的京剧艺术中的角色分配:老生——邱岳峰,小生——童自荣,花脸——毕克,花旦——刘广宁,老旦——李梓,青衣——丁建华,等等。配音演员模仿影片中的西方演员说话的语气、口型、风格,有一种特别“洋气”的效果。
   经过精心翻译和编辑过的台词,同样也极富艺术性。相对比较书面化的表达,使影片中的角色说起话来都显得文绉绉的,与我们的日常口语大不相同。它给中国听众造成这样一种假象:西方人哪怕是底层民众,说起话来也非同一般。
   这些“洋气”的声音,高度艺术化的声音,以及书面化的和极具文学性的表达,与现实中的中国人自己的实际生活之间,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间距”。而这种“间距”恰恰就是开阔的想象空间。电影配音成为西方声音的加工厂,中间经过了高度艺术化的转换工艺。将汉语中那些最具艺术性的声音元素,从汉语的现实语境中抽取出来,并被提纯,恰当地装配在西方电影的语境中,虚构成西方的言说艺术。汉语本身的艺术性则成为纯粹的“配角”,充当西方声音的装饰性成分,一个关于西方声音想象的提示符。被艺术化了的西方声音轻而易举地取得了优势地位,成为人们想象中的西方生活的映像。西方声音光芒四射,而我们自己日常的声音则相形见绌,显得格外地寒碜。一种扁平,粗鄙,缺乏个性,黯淡无光的声音,仿佛一下子将我们的现实生活的伧俗,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译制片配音:西方声音的幻影 - 张闳 - 张闳博客

邱岳峰:将高雅与颓废结合在一起的怪诞声音

 

   拥有一种声音,就意味着拥有一种生活。那些尚处于神秘状态的西方生活,仿佛就寄寓于这些被训练有素的配音演员所改造过的(美化了的)的声音符码当中。因此,模仿西方电影配音的声音,立即成为一种时尚和身份标志。它表明,发声者并非具体地使用汉语,而是借助于汉语符码来表达一种西方化了的本质,象征性地拥有一种有别于当下现实的生活品格。在当代中国的前卫文学中普遍存在的翻译体语言,所表达的也是同样一种东西。
   进入1990年代,配音这一行当也迅速萎缩。随着西方原版片的大量引进和国家开放程度的提高,人们得以更多的机会与西方文化直接接触,想象的间距逐渐消失。抽象的西方声音符码的象征性亦不复存在。由配音所构建起来的虚拟的声音世界及其所映射出来的西方幻象,迅速像雾气一样消散在新时代的喧哗与骚动中。


【相关链接】声音神话的黄昏

现代国家声音形象的生成和蜕变

便携式收录机:声音的自主装置

卡拉OK:空心的音乐

流行音乐:声音的变乱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