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中国结:新世纪的国家图腾  

2007-06-11 00:04:41|  分类: 符号帝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结:新世纪的国家图腾 - 张闳 - 张闳博客
中国结:新世纪的国家图腾

   就像黄昏的蝙蝠,无数只中国结在新世纪中国的上空飘荡,在它红色翼翅的卵翼下,官民商学兵团结一致,亲密无间。这是一个好兆头!它预示了一个世纪的太平气象。
   一件普通的民间工艺品,在一夜之间飞黄腾达,成为整个国家的象征物,听上去像是一个童话。正如中世纪阿拉伯传说中所说的那样:一天,哈里发遇见了一位快乐健康的穷汉,穷汉穿有一双草鞋,哈里发认定穷汉的快乐和健康来自他的草鞋,于是用自己的靴子换了穷汉的草鞋。哈里发穿上草鞋,并下令全国军民都如法仿效,以保国泰民安。他还将大量的草鞋送给来访的友好邻邦,希望彼此能够和睦相处。此后,草鞋开始成为这个国家的圣物,并被送进国家寺院里供奉。国家从此歌舞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夫妻恩爱直至白发千古。
   追求童话式的效果,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的一大特征。政治强人通过某种神秘的政策修改,就魔法般地使国家变了模样。如今,一觉醒来,满世界都是中国结以及与之相配套的、带有今日庆典风格的唐装,感觉上仿佛到了一个古老的童话国度。与之相呼应的,则是哈利"波特的魔法学校刚刚开学。
   一切都是那么奇妙!
   究竟是中国结被符咒化而成为国家象征物,还是中国结就是符咒本身,将带来某种神秘的国运变化?这一点至今依然令人费解。尝试着考察一下不同时代的国家象征符号的变化,也许我们能够从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向日葵 

   向日葵是1960年代至1970年代,也就是“文革”期间的国家主义象征体系中的核心象征,近乎“国家图腾”。
   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体系中,向日葵并无特别之处。它不同于与人们的日常物质生活密切相关的麦子、高粱之类植物果实,有较高的实用价值;也不同于梅、兰、菊、竹等观赏类花草类植物,这些是传统知识分子文化精神的象征,有着高度的文化象喻功能。向日葵尽管它集花与果于一体,但其无论是食用功能还是观赏功能均较弱。它在中国人的生活中是一种几乎可以完全被忽略的植物。
   向日葵能够成为国家“图腾”式的事物,这完全取决于其独特的生物形态与国家意识形态之间的媾合关系。圆盘状的花冠随着太阳移动的轨迹而旋转,使之始终朝向太阳。向日葵的这一生物性状的意义在于,它首先暗示了太阳的存在。其存在价值指向外在的太阳,或者说,其本质由太阳这一外部事物所规定。

 中国结:新世纪的国家图腾 - 张闳 - 张闳博客

向日葵图案及其相关组合

 

   众所周知,在“文革”期间,太阳有着特殊的政治含义。它是国家最高政治领袖特有的象征。政治领袖以“红太阳”自居,广大人民群众则相当于地上万物。红太阳光芒普照,民众因领承这一恩惠方得以生存。著名的革命“圣咏”《大海航行靠舵手》就唱出了这一情况。
   出于对革命领袖崇拜的需要,向日葵这一普通的植物很快就被高度符号化了,由一种普通的、用途不广的作物,升华为国家图腾符号。革命巫术使我们看见了一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葵花地,那里盛开着各种各样的葵花。这个民族的艺术智慧和创造精神都集中在这些千变万化的葵花图案上。
   与此相匹配的是大量的“忠”字符号。这一字符的结构及其功能与葵花图案有着惊人的巧合。民众的心脏外化为向日葵,永远朝向领袖。


中国结:新世纪的国家图腾 - 张闳 - 张闳博客  中国结:新世纪的国家图腾 - 张闳 - 张闳博客中国结:新世纪的国家图腾 - 张闳 - 张闳博客
“忠”字图案的丰富变体

 

   从使用频率、字型变化及其功能方面看,“忠”字符号与传统文化中的“福”、“寿”、“喜”等字符,极为相似。而葵花图案则接近于传统文化中的“莲花”、“蝙蝠”等文化象征符号。由此可见“文革”时期的国家文化精神与传统的民间法术文化之间的相似性。
   在革命巫术的法力消失之后,向日葵的神秘功能也随即消失殆尽,复原为普通的向日葵,为人民提供炒货原料和食用油原料。在新世纪则进一步堕落为小资饰品。曾经作为革命对象的小资阶层对向日葵之类的植物的需要,与革命无关,其巫术功能也不那么明显。将风干的向日葵(以及芦苇、艾草之类)带回室内,这更像是一个隐喻。来自野外而又被风干了的植物,可以较为完好而且持久地保存大自然的气息。这一点,暗示着这一阶层人群的生活趣味——对大自然的亲近,尽管它们只是大自然的一个枯燥、干瘪的残余。
   无论如何,向日葵的文化功能已然由国家精神的象征符号蜕变为民众日常的精神消费品,这一转变,正好暗合了整个时代的精神变化。

 

原子模型 

   1980年代的国家主义的象征符号是原子模型图。
   原子模型显然不是中国文化传统中的事物,它与现代科学有关,象征着科学技术及其与之相关的现代化理念。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科学”(赛因斯、赛先生)作为一种意识形态进入中国。最初,它尚且只是启蒙知识分子的文化符号,后来“科学”在中国经过了漫长的历程,终于在1980年代充分国家主义化了,成为国家意识形态的理论支柱和价值来源。任何事物只要已经“科学”验证,便可获得充分的合法性。而在特定的条件下,“反科学”有可能会成为一种罪名。
   电子围绕着原子核运行的轨迹图。通过这个图形,物质的内在结构昭然若揭。这与科学认知有关。对物质本质的认知,是现代科学的最大梦想。
   “文革”后的1980年代,“科学”成为国家主义的核心词。科技知识在国家知识体系中拥有至高无上的霸权地位。科技知识被看作是通向“真理”的必由之路。
   科技理性在国家意识形态中的压倒性地位,必然地引向“科技崇拜”。“科学”代替了传统的儒学或毛思想,拥有了“国家宗教”的地位。当时确立的国家传播媒体——中央电视台的徽标,就是将其英文缩写形式巧妙地变形为一原子模型的图案。科技进步的现代化理想,向公众提出了对强国富民的承诺。我们可以在1980年代的科普图书和科幻文艺作品中,看到被夸张的科技进步所带来的未来世界的景象。科技甚至被描述成一种法力无边的巫术相似的东西。


                 
中国结:新世纪的国家图腾 - 张闳 - 张闳博客中国结:新世纪的国家图腾 - 张闳 - 张闳博客  

原子模型图      中国中央电视台徽标

 

   由科技进步所刺激起来的乌托邦想象,甚至还有一个并不太遥远的期限——2000年。经历过80年代的人,应该还记得“2000年”这个词汇所具有的神奇魅力,它几乎就是古老的“天堂”、“黄金世界”以及“共产主义社会”的代名词,但它又比这些名词更实际、更具蛊惑性,因为它给人的感觉是具体的、可操作的。这个“具体的乌托邦”的设计者并不只是给人们一个空洞的未来世界的承诺,而是同时提供了实践的具体途径和技术条件,那就是“科技进步”。而且在短时期内,公众确实能够迅速而又切实地感觉到“科技”给日常生活带来的好处。公众的信仰建立,往往需要可显示的“奇迹”来支撑。
   但对这个有限的“巫术”,人们很快就失去了兴趣。另一方面,公众对科技“巫术”的好奇心也是有限的,“四化”理想的科幻小说甚至不如怀古梦幻的武侠小说更具吸引力。
   而在知识分子那里,原子模型图所提示的关于现代性的想象,却另有一番意义,即关于“人的主体性”的暗示。一如向日葵图案,在原子模型图中,也有一个旋转物——电子。电子围绕着原子核旋转,形成圆环状图案。但这种旋转跟向日葵朝向外在于自身的太阳旋转有所不同,它是事物内部结构中的自我运动,内在地揭示了宏观世界的运动规则。原子模型的图案是自足的、自我论证和自我完成的。暗示着事物自足的内在世界-一个小宇宙。
   根据现代科技理性所揭示的物质运动规律,物质自身的自主运动被赋予了具有某种主体性的功能。这一点乃是1980年代知识界的主体性哲学的逻辑前提,主体性哲学则是科学理性主义的哲学形态。这种建立在“科学理性”前提下的主体性哲学,使得80年代中国知识分子找到了一个共同认同的精神价值体系。在意识形态意义上,主体性哲学与共产党官方哲学之间有着尖锐的冲突,80年代以来的屡次思想整肃行动均与此有关。但在认识论和逻辑学意义上,二者却有一些根本性的一致。
   以科学这一相对抽象的知识体系作为国家意识形态的核心,得到了以知识为安身立命之本的知识分子的认同,但很难成为民间和公众的集体无意识符号。很少有人会将此抽象的形式像供奉向日葵那样布置居室里,它纯粹只能是在公共场合中的一个国家图腾。
   尽管科学符号在国家意识形态体系中被视作成为具有镇邪功能的“法器”。但在公众日常生活中,原子模型所代表的科技理性尚缺乏足够的法力来镇祛非理性的邪魔蛊惑。它不断遭遇来自民间传统巫术的冲击。如果说,“文革”的迷信和狂热是一种国家主义化了的精神巫术的话,那么,在“文革”后期这种精神巫术的国家性被消解之后,人们所固有的宗教情绪以民间巫术的方式得以宣泄。民间传统的巫术迷狂,以歇斯底里间歇性发作的方式,不断对国家科技理性构成挑战。大到半宗教色彩的各类气功,小到商品传销,无不表现出其巫术色彩。

 

中国结

   在整个1990年代,国家意识形态始终没有找到恰如其分的象征物,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作是90年代国家意识形态的混乱和无特征状态的表征。中国结的出现,才使这一难题得到了初步的解决。
   至于这样一种绳结是如何由民间工艺演变成为国家节日庆典场合的装饰物的,尚难阐明。但有一点却很清楚:国家意识形态所要征用的,是中国结对“连结”的暗示及其有关“吉祥”的象征性。与此相关的还有一些附加物:唐装和各种中式服饰,以及大红灯笼等。这些相关事物系列共同构成了新的国家主义象征体系中的重要部分。

 

中国结:新世纪的国家图腾 - 张闳 - 张闳博客

中国结

 

   用一根红色的绳子编结而成的环状绳结图案,多为菱形,有形状多样的变体。这个来自民间传统的结绳工艺,有可能是中国古代民间文化中的卍字符号的变体,象征着福祉、吉祥和如意。绳子可以用来记事,也可以用来缚人,而它盘结起来,却变成了迷人的结,让人们遗忘了它本有的其他功能。
   中国结的另一意义在于,国家意识形态认同了民间对吉祥、喜庆的世俗要求。在“文革”期间,这种民间习俗可能因为其与封建文化之间的联系而被禁止;在80年代,它则可能因为其与现代科学精神无关,而不被提倡。现在,国家意识形态体系不仅认可了这一民间习俗,而且进一步征用为国家节日庆典场合的吉祥物。
   中国结的迷宫式的结构和纠结、变化、令人迷惑的风格,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东方古老文化的神秘主义特征,其喜庆吉祥的象征意义,则包含着民间文化中的巫术理念。国家意识形态对古老的民间巫术的挪用,也可看作人们有关“国运”方面的焦虑。
   找到中国结来作为国家主义文化的象征物,这一迹象表明,国家意识形态终于逐步放弃了带有强制性的、刻意制造出来的文化理念(如向日葵所象征的宗教理念),也部分地放弃了抽象的、坚硬的、非人性化的科技文化理念,转而开始向世俗的民间传统文化寻找其合法性的基础。国家意识形态正在更新,古老的民间传统文化正在国家主义化。这也可以看作是新国家意识形态在对民间文化和传统文化征用的努力,已经获得了成功。民间与官方终于在“民族-国家”语境中达成和解,这两种的壁垒分明的意识形态终于找到了互相认同的可靠中介物,从此开始欢度它们企盼已久的蜜月。
   不过,这种国家意识形态的合法性基础仅仅是象征性的,它停留在精神安慰和心理暗示的水平上,满足国民的节庆心理(对喜庆和吉祥的心理需求)。它只是一种吉祥物,一种节日饰品,可以用来装点一下日常生活的贫困和灰色,实际上与公民社会的公共制度和日常生活无关。
   值得关注的是,以文化上的民族主义来整合业已崩溃的国家理性,显然刺激了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大国梦想和文化帝国主义心理。并且,这一梦想不仅是属于中国大陆的,它同时也能够得到整个华人世界的普遍认同。在此之前,“东亚儒家文化圈”国家和地区的经济腾飞和文化复兴为这一梦想提供了强有力的刺激源。在资本与权力的双重诱惑下,“新儒家”的文化梦想正在变成新国家主义的政治实践。
   毫无疑问,中国结所代表的民族-国家理性,显然比向日葵所代表的政治理性和原子模型所代表的科技理性,具有更为深厚是民族文化渊源和更为广泛的认同基础。民族主义为国家意识形态注入了新的强心针,新国家主义意识形态借此谋求自身合法性的依据。

 

国家主义美学符号 

   三种不同种属的象征物,分别象征着国家主义意识形态的三个不同阶段:国家主义的神话阶段、国家主义的巫术阶段、国家主义的节庆阶段。由狂热的神话祭祀仪式,到讲究实际功效的、带有巫术色彩的技术崇拜,到讨吉利、夸张喜庆的节日庆典狂欢,或者说,由神秘悲剧,到理性正剧,到荒诞喜剧,国家主义意识形态魔术般地完成了它的“三级跳”。
   至此,问题并没有结束。我更感兴趣的是:上述三种文化符号在形态和传播过程中的相关性。这些文化符号在美学生产上的特征和含义,比它们所指涉的象征意义更为重要。这些不同时代和不同意义的象征物,在美学形态和传播方式上,表现出令人惊讶的相似性。
   帝国意识形态高度成熟,而其美学形态则严重衰老、僵化。由此可见,国家主义在美学上的惰性更大。国家主义意识形态可以改变其精神内容及其相应的象征物,但很难改变其美学形态。一种呆板的、千篇一律的美学结构和工艺,根深蒂固地盘踞在国家的无意识结构中,构成了国家主义的文化和美学“本能”,支配着国家主义的想象。这一点,显示出了国家主义在美学上的低能,进而也是文化想象力的贫乏和美学造型能力的萎缩。美学无能是国家主义的精神疾病最典型的症状。
   这一美学症状,使国家主义意识形态变得有点滑稽。重复,是喜剧性的基本要素之一。从几种象征物的形状构成可以看出,国家美学造型工艺就像是患上了“强迫症”,不断重复着单一、刻板的行为,仿佛马戏团的小丑,不断表演单一的动作引人发笑。然而,无论表演什么故事,剧情也可以改变,但其红鼻子和花格外衣却一如既往。凭着这一鲜明的性格和身份标志,使人们得以轻而易举地识别出其小丑身份。同样,尽管文化象征物历经三变,其大同小异的美学形态却暴露出国家主义文化精神的真实面目。
   更为有力的佐证是,国家电视台批量生产的、表现宫廷生活和帝王形象的历史剧。帝王一改其流氓兼屠夫的嘴脸,扮演起正剧英雄或喜剧小丑来。而这些作品恰好迎合了官方与民众共同的美学嗜好。
   节庆盛典的喜庆氛围,装点着新世纪的文化,民族文化精神以一种喜剧的方式得以还魂。民族文化复兴看上去更像是一幕过分夸张的滑稽戏。在此狂欢式文化语境下,中国结,不可避免地成了文化庆典仪式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道具。

2002.

 


【相关链接】现代国家理性批判

现代国家声音形象的生成和蜕变

声音走私时代:邓丽君的声音“粉色革命”

声音的变乱:大众流行文化时代的喧哗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