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上海:现代城市样板及其征候  

2007-06-25 01:37:12|  分类: 文化街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现代城市样板及其征候 - 张闳 - 张闳博客

现代城市样板及其征候 


上海的城市营造模式

   典型的古代中国城市的空间秩序显得比较单纯。城市的中心部位是衙门(行政官邸)、宫殿、神庙、学府等古代社会的权力核心机构。通过核心向南北向引出中轴线,以及依托中轴线而形成左右对称的城区。四周则由城墙所护卫,象征着四方的四个城门,为行人提供通向外部世界的通道。城市的扩展则将依然围绕着这一中心格局向外铺张,往往形成规则的环行结构。北京和西安是这种权力型城市的典型。
   古代西方城市主要的空间模式有两种:一是市场型,如威尼斯、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等。城市中心为贸易市场形成的广场,道路成放射状向四周展开。美国纽约的时代广场则是这一城市形态的现代变体。另一种是要塞型,如爱丁堡、卢森堡等。城市中心为军事要塞的城堡,围绕着城堡周边形成了城市功能相关设施和社区。但无论哪种模式,都遵循着城市作为人类居住空间的自然需求的原则。
上海城市的空间格局不同于传统中国城市,也不同于传统欧洲要塞型的城市,它近乎没有单一的中心城区,只有几条带状分布的商业、金融、娱乐区域。它更接近与欧洲商贸型的城市。然而,作为殖民地的旧上海,其城市空间格局必然打上深深的殖民主义烙印。上海出现了以城隍庙为中心的中国传统城区,以外滩、南京路、淮海路、徐家汇地区等处为中心的公共租界和法国租界的现代城区,以及闸北、普陀等处的工业区和平民社区。这些区划的文化和经济级差,导致了上海市民根深蒂固的“地段意识”。
   作为新兴的现代都市,上海城市营造在总体上遵循着现代化的原则,以密集的高楼、商务区和休闲区为其主要空间区划要素。然而,上海1990年代以来的新一轮发展,将中国城市现代化推向了一个令人晕眩的高度。以陆家嘴为代表的上海浦东开发区,实践了在“后发现代化”国家通过强力的政府行为构筑全新城区的建筑理念。它很快为许多内地城市,乃至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城市所效仿。上海代表了第三世界国家在城市营造过程中所经过的现代化路线。另一方面,上海城市在现代化过程中所呈现的种种特征,在某种程度上也可看作是典型的第三世界国家的现代性征候。


摩天楼:对高度的焦虑

   高度是现代性的重要征候之一。摩天大厦林立的景观,成为人们对现代城市的想象图景。在大工业时代,建筑物的高度是人们显示其新的建筑材料的强度和建筑能力的重要指标。前工业时代的土木材料,受其天然质地的制约,其高度受到限制。埃菲尔铁塔因新材料(高强度的钢铁)的使用,使得建筑物在高度上有了巨大的突破。纽约和芝加哥等美国的新兴现代化城市,大批的摩天楼则是对钢铁和混凝土等高强度的新材料的炫耀。

上海:现代城市样板及其征候 - 张闳 - 张闳博客

陆家嘴的高楼群


   夸张的高度,是现代文化深层焦虑的体现。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更是热衷于攀比建筑物的高度,以雄起的凸起物来炫耀民族国家的威严和强力。不断被刷新的“世界第一”高度记录,在近几十年来,大多被第三世界国家所获得。在这一场建筑高度的“大跃进”竞赛中,中国城市自然也不甘落后。直至文革后中国重新对外开放之前,上海一直保持着中国城市高楼在数量和高度上的最高指标。1990年代以来,上海的高楼总量已经居世界第一位。其他城市也群起仿效之。
   今天,几乎每一座城市都有一些超高的地标性建筑,用来作为城市的“门牙”。超级高度可以象征民族国家的虚妄荣耀。一旦被这种幼稚而又狂妄的虚荣心所支配,人们也就全然不顾超高建筑的危害,疯狂地去追逐那些不切实际的指标。如果说,在上海建造超高建筑,尚且有节约地皮的价值,那么,在内地中小型城市,这一价值几乎等于零。然而,各地竞相建造超高的城市地标,其意义就变得十分可疑。
   更多的城市对摩天楼的数量和高度上的狂热追求,并非出于需要,而是出于攀比,炫耀,显示政绩,或者东施效颦。然而,这些超高建筑却与当代建筑的“生态主义”和“人本主义”潮流背道而驰。今天,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看到超高建筑的危害性,那些率先建造超高建筑的国家大多放弃了对高度的追求。尤其是在“911事件”之后,人们对摩天高楼的批评越来越多。毫无疑问,超高建筑严重的副作用已经昭然若揭,建造和维护的巨额费用,形成了巨大的“资金黑洞”,可以将其带来的全部经济效益吞噬一空,光污染和消防隐患的危害更大。还有众所周知的安全隐患。许多城市的“门牙”建筑反而成为该地永久的“牙痛”(如佛山市永远完不了工的52层的国际商业中心)。
上海:现代城市样板及其征候 - 张闳 - 张闳博客   即使从美学角度看,“高楼林立”、“钢筋水泥的森林”……这种城市景观也早已成为过时的建筑美学观。直刺云天的人工造物,破坏了自然景观的和谐和完美,其狰狞嘴脸暴露出工业时代人类文明的无节制的“自我膨胀”。人类已经为自己的僭妄付出了太多的代价。现在,转向更加“人性化”的建筑理念,对建筑物与周边环境的协调性的注重、对生态平衡的注重和对更适合人类的生活和工作的注重。非人性化的建筑无论其外部造型如何地符合建筑学规则,也将被视作“丑陋的”建筑。

 

巨型广场:对广度的焦虑

   1950年代的中国城市集中进行广场建设,这是新政权的城市建设的关键一步。差不多每一个外省的省会城市的中心都有一个中心广场,它们格局和功能一律是对首都的中心广场的直接模拟,因此,它们看上去都酷肖天安门广场。这些广场主要功能是政治性的,用来举行重大的政治活动——大规模的官方政治集会和节日庆典。在这些广场的北面正中,则一律是城市的首脑机关大厦或者检阅台。广场的政治化结构和功能,在全国各级城市得以复制。
   如果说,1950年代的广场显示新政权在城市营造方面的“政治挂帅”的原则,那么,1990年代的广场营造,表现出来的则是“现代性”欲望在广度方面的追求。在许多中小型城市都建有超大规模的广场(如青岛市的五四广场和大连市的海星广场)。这些广场占地辽阔,大而无当,几乎丧失了任何实用性。其唯一价值就是用来作为城市营造在广度上的象征性符号,大肆夸耀。 

上海:现代城市样板及其征候 - 张闳 - 张闳博客

大连海星广场

 

上海:现代城市样板及其征候 - 张闳 - 张闳博客 
青岛五四广场


   尽管上海依然难以摆脱“摊大饼”式的巨型城市的模式,但它还是不能成为城市在广度上的样板。广场,这一城市广度符号,对于上海来说则显得形象暧昧。它曾经是一处巨大的欲望发泄的跑马场,在1950年代的广场改造运动中,它毫无例外地被改造成一个公众政治集会的中心。1990年代,它再一次地被改造为一个花园广场。广场的政治性功能正在逐渐消退,代之而起的是其明显的休闲功能。休闲,是“后现代”市民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90年代以来政府大力提倡的新生活运动的重要内容。国家不仅通过其舆论机器公开倡导休闲文化,同时,也为实现这一意识形态的转型提供充分的物质条件。人民广场在结构和功能方面的这些变化,成为90年代国家意识形态软化的重要标志之一,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

上海:现代城市样板及其征候 - 张闳 - 张闳博客

改造后的上海市人民广场


   上海市对人民广场的改造是意味深长。它首先标志着城市空间意识的转变,同时也表明,城市营造的现代性规则正在改变。宏大的广度叙事被细小的和一定程度上私密化的碎片拼接叙事所取代。

 

“样板城市”及其末路

   与中国内地城市相比,上海是一个本土性和历史传统相对缺乏的城市,因此,它在塑造自身的现代城市形象的过程中所遭遇的文化历史方面的障碍也就比较小。但这一点对于许多内地城市来说,却是一个十分严重。如旧城区改造问题。上海大多数建筑,不过百年左右的历史,拆迁问题并不严重。而那些拥有大量传统历史建筑的城市,大面积的拆迁会给城市带来无可修复的破坏性后果。而现代化的新式建筑与传统历史建筑之间的协调关系,以及城市自身的文化个性,等等,也是一系列无可回避的难题。又如,许多中小型城市也搞所谓“灯光工程”,以营造华丽的盛世幻境。在能源短缺的今天,“节约型城市”理念始终难以被地方政府接受。大量景观灯光,既耗能源,又艳俗不堪。而更为荒谬的是对水景和跨江发展模式的刻意模仿。一些内地城市为了水景,甚至挖出一条人工河来制造“假外滩”。内地城市对上海城市营造模式的过分的模仿,无疑会带来了一系列城市发展的弊端和危机。
   城市样板化的理念,乃是“现代性”征候之一。依照预设的营造理念,人为地构筑一个样板化的城市空间,它一方面满足了现代性的“乌托邦”冲动,另一方面则由于高度模式化的理念,过分干预了城市空间的自然生成的规律,带来了文化上多样性的丧失,其设计上的可能的弊端所带来的危害也将更加严重。其最典型的负面例子就是巴西利亚——一个刻意营造的现代城市,一个刻板、空洞和功能匮乏的“超级乌托邦”。
   事实上,在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中,这种“样板”思维由来已久,从工业上的样板企业(大庆),农业上的样板村镇(大寨),到文艺上的“样板戏”。在过分集中的行政权力的干预下,城市发展的自然而然的和顺应个性的进程被强行打断。根深蒂固的“样板思维”依然支配着当下中国文化,支配着现代城市的营造。通过对某一城市形态一窝蜂式的模仿,造成了千篇一律的城市形态和空间文化。这些没有个性的城市,不仅在美学上是畸形的和刻板的,在伦理上也是狂暴的和扭曲的。城市营造者和政府决策部门如果不尊重自己的城市的传统和实际处境,而一味追求夸张的现代性和模仿那些超级城市,那么,它的城市将是一团祸害无穷的“建筑肿瘤”。


 

【相关链接】上海文化批判

上海的“文学舌苔”,或空空荡荡

上海城市的欲望地图

荒芜化的上海文化生态

市民的早晨:马桶在歌唱

上海:经济恐龙的“脑萎缩症”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