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闳博客:愤怒的鼠标

 
 
 

日志

 
 

真相与流言:互联网民意的反与正  

2008-07-07 15:40:14|  分类: 文化街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相与流言:互联网民意的反与正 - 张闳 - 张闳博客

真相与流言:互联网民意的反与正


   2007年下半年,“华南虎”事件通过互联网被披露,并迅速放大为全体网民共同参与的一次狂欢盛典。陕西农民周正龙向媒体展示他所拍摄照片,证明发现了原以为当地已经绝迹了的野生华南虎的存在。当地政府有关部门亦为此作证,并着手申请国家“华南虎保护”基地。有网民进行相当专业的照片比对,揭露出照片有伪造嫌疑。围绕着照片的真假,各方展开了激烈的争执。针对照片的真实性,虽然有多名当地政府官员信誓旦旦的保证,但互联网上的质疑依然不断,而国家权威部门则一直拒绝正面介入争执,造成了官方舆论公信力的严重危机。“虎照真伪”至今依然疑云密布。
   互联网网民在这一事件中表现得特别活跃。一方面显示出强烈的“求真”意志,对虎照的真伪穷究不舍,另一方面则演化为一场围绕着老虎及其照片而展开的舆论狂欢。各种各样的“KUSO图”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戏仿文本出现了。“正龙拍虎”这一“现代成语”也随之风靡中国。而在这场互联网上的话语狂欢中,华南虎本身始终处于缺席状态。网民舆论一方面表达了追求真相的强烈诉求,另一方面则从追寻老虎这一事物的存在真相出发,虚拟世界的话语游戏则离真实性越来越远,一个代码化的“华南虎”成为孳生狂欢的超级娱乐符号。
   互联网虚拟世界的形态,正在模拟一个现代市民社会的模型。中国网民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言论开放的状态。互联网技术突破了言论禁锢的坚硬藩篱。尽管互联网上的自由依然是有限的,但与致密的平面媒体的言论容器相比,巨大的网络总会泄漏出许多真相。网民在虚拟空间游弋,播散各种各样的声音,与来自现实世界的权力,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这一状况的形成,显然与数码技术革命相关,但它同时还是一种言说智慧的表达。互联网言论以种种奇妙的构词法、造句法和修辞手段,避开关键词过滤的禁令,把现代汉语的表达力推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华南虎”事件昭示了互联网虚拟空间的利与弊,而这正是当代中国公民社会初级形态的清晰镜像。
   狂欢化的语言游戏,效果是喜剧性的,但它也折射出当下中国舆论环境的可悲局面。如果缺乏这一表达的智慧,民意即迅速转化为话语暴力。因而,无论是戏谑的还是狂暴的表达,都是话语权力垄断的恶果。“华南虎”事件显示出网民强大的舆论能量。官方舆论公信力的匮乏,使得民间社会诉诸自身寻求事件真相的努力,通过互联网技术,来行使政府和媒体的职能。
   但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网民的话语权力因缺乏法律维度而极度膨胀,所谓“人肉搜索引擎”的出现,替代了官方媒体记者甚至公安侦查机关的职能。“3377事件”,网民的道德化介入,既显示出网民强烈的道义担当欲望,同时,也已经透露出一些危险的信号。公民个人权利在高度透明化的互联网世界,显得极为脆弱。此前,在诸如“虐猫女郎事件”、“铜须门事件”等,网民常常扮演民间仲裁者的角色,但由于对重大的公共事件的介入受到极大的限制,网民在“3377”事件中,则以前所未有的热情介入一件私生活危机,并扮演“隐私侦探”和“道德法官”的双重角色。道德义愤事出有因,但几乎所有人都以“道德法官”的面目出现,进行一场道德纯洁化的集体表演。人们纷纷戴上象征着纯洁与正义的、表情愤怒的面具,在清除“道德女巫”的火堆旁挑起的狂热的舞蹈。
   这一危险的狂欢,在2008年达到了巅峰。民族主义情绪与互联网言论平台的激情媾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言论“聚变”反应。政府培训的“网络评论员”夹杂其间,增加了资讯的混乱局面。官方网络监管人员则选择性地过滤资讯,又带来了资讯的不充分和不完整。真相与流言混杂在一起,形成了汹涌的资讯洪流,冲刷着公众脆弱的理性河床。
   毫无疑问,在民意表达缺乏可靠的宪政保障和公正的媒介的情况下,互联网给民意提供了一个相对有效的表达空间。匿名状态更为公众自由言说提供了最充分的保障。但自由民意的宪政前提是:每一个人都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任何人都不会因为表达自己的思想而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同样,任何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言论负责。有效民意首先必须是公开的和透明的。
   匿名状态容易产生不负责任的言论,成为乌合之众的情绪发泄。被牺牲的是有名有姓者的个人利益,以他们的隐私被披露和人格遭侮辱为代价。在这个巨大的话语广场上,众声喧哗掩盖了任何个人的声音,没有人在倾听,只有“赞成与反对”的表态。网民开始了一场疯狂的音量竞赛。普通民众的声音长期被压抑,在获得一定的话语权利(尽管是一种虚拟的权利)之后,对话语权威的鄙夷和攻击,是网民赢得话语自尊的基本手段。判断性短语、口号和叹词,大量的感叹号构成了泄愤的网络文本。似是而非的资讯和被诱导的意见,构成了“虚假民意”的主体,抵消了沉默的大多数的真实诉求。而被“虚假民意”煽动起来的话语暴力,则摧毁了任何可能抗衡“集体歇斯底里”的理性堤坝。
   可是,另一方面,匿名状态的言说,却是中国网民最后一点点可怜的自由,不容虢夺。互联网民意处于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它是为了保证言论自由的,但却没有可靠的规则来保证。这样,所谓“民意”,其追求真相的价值就变成了网民之间的相互压制和相互抵消。这个半真半假的“民意”如何抵达公共领域并对公共事务产生积极影响,依然缺乏保障。

 

2008.6.16.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